您现在的位置是:必赢娱乐 > 必赢娱乐官网 >

原创散文:花裙子

2021-07-16 06:55必赢娱乐官网 人已围观

简介花裙子进入四月,天气越来越炎热,尤其是最近几天,气温突然就蹿至三十度了。走在街上,时不时地能遇见穿着裙子的身影。 自从二十年前的那个夏天之后,我就几乎不穿裙子了。其间也曾...

  进入四月,天气越来越炎热,尤其是最近几天,气温突然就蹿至三十度了。走在街上,时不时地能遇见穿着裙子的身影。

  自从二十年前的那个夏天之后,我就几乎不穿裙子了。其间也曾鼓起勇气买过几次裙子,但穿了一两次就“束之高阁”,再也没动过――我终究还是无法越过那道屏障。

  那是小学的最后一个夏天。六一儿童节同时也是毕业典礼,因为成绩优异,我被选为学生代表上台发言。同时作为学生代表发言的还有与我同年级不同班的堂妹。

  这是一件多么值得骄傲自豪的事啊,我怀着雀跃的心情,期待那一天快点到来。想象着自己站在高高的主席台上,面对全校所有老师和同学,当然还可能会有家长,念出早已背熟的发言稿。到时候所有人都会知道我的名字,都会联想到我的成绩很棒;家长们会相互打听这是谁家的孩子,同时也会向我投来羡慕的眼光……

  “明天上台发言,你会穿裙子吗?我妈妈专门给我买了一条花裙子!”堂妹告诉我,在那个“神圣的日子”到来的前一天下午。

  我再也没有任何心情去期待第二天的“荣耀时刻”了。之前所有的骄傲自豪、开心快乐都无法消弥“没有花裙子”带给我的失落和痛苦――我没有花裙子,而且,我家并不如堂妹家的经济状况,父亲是不可能给我买裙子的。

  吃晚饭的时候,父亲竟然主动提到了毕业典礼的事。父亲表示很愧疚,因为地里有很多活要做,明天去不了。

  我根本没有听清楚父亲的话,心里一直在盘算着怎么给父亲说买裙子的事。饭桌前一片沉默,我知道现在是最好的时机,也是最后的机会,一想到明天堂妹会穿着漂亮的花裙子在台上神采飞扬地发言,我终于鼓起勇气轻声嗫嚅着说想要买一条花裙子。

  虽然声音很小,但我确定父亲听到了,而且听得很清楚。因为我看到他手上的动作一下子停住了。

  “最近家里开销大,你爷爷生病也需要钱。你上台发言就几分钟,要不就别买了吧?”父亲的口吻并不是和我商量,而是从内容到语气都是不容辩驳的决定!

  “他不知道这件事对我而言是多么重要吗?我准备了那么久,期待了那么久,最后要因为一条裙子毁掉所有吗?”一想到此前想象的美好画面就这样从眼前消失,委屈不甘、伤心怨恨一起涌上心头。

  “我从来都没穿过裙子!衣服裤子也是穿姐姐穿过的旧的,为什么我不能买一条新裙子?她(堂妹)的成绩还没有我的好,她都可以穿裙子上台发言,为什么我不可以?为什么?我只不过是想要一条裙子!”我放下碗筷,越想越委屈,越想越生气,忍不住号啕大哭起来。

  父亲停下手上的筷子,重重地叹了口气。父母应该也想不明白,为什么一向乖巧懂事的我,今天非要一条裙子不可。

  临睡前,看到父母在低声商量着什么。但我已经死心了,父亲向来是说一不二的,他既然说了不买,那就是肯定不会买的。明天,我还是穿姐姐那条相对比较新的裤子吧!

  夏天白昼时间长,清晨的阳光早已爬上窗户。今天应该是晴天,一个适合穿裙子的天气,可我只能穿那条又肥又长的裤子上台发言!

  “妈,门口那棵黄柏树去哪了?”一起床我就发现门口那棵黄柏树不见了。父亲说过,那棵树再过一两年长大一点才能卖个好价钱,现在剥皮卖不了几个钱,白白可惜了。

  “你爸爸把它砍了。今天刚好逢集,你爸爸赶集去了。”母亲一边炒菜,一边冲我神秘地笑了笑。

  可那棵黄柏树明明就青翠欲滴,即使是烈日炎炎的夏天,也还是为我们带来一树清凉啊!

  吃完早饭,父亲还没有回来。心里冒出的那一点点期待又慢慢熄灭了。父亲是言出必行的人,向来都是,远近皆知,这一次怎么可能会有例外呢?

  拖着沉重的步子往学校走去,平时只要十分钟就能到的路程,今天竟然用了二十分钟才到。身边不时走过三两个穿着裙子的学生。

  “她们又没有上台发言,干嘛要穿裙子啊!”看着眼前飞舞的花裙子,忍不住恨恨地想。

  终于还是走到校门口了。低头看看明显不合身的裤子,扯了扯“捉襟见肘”的袖子,艰难地挪着脚步。

  是父亲!回头看见父亲骑着自行车赶来,一边使劲儿蹬着自行车,一边高声喊着。自行车龙头上,挂着一个塑料袋,里面是一条花裙子――和堂妹的那条一模一样!

  当我神采飞扬地走下主席台的时候,我没有在人群中找到父亲,他说过,地里活儿多,今天天气好,要抓紧时间干活,父亲向来说一不二的。

  坐在被剥了皮的黄柏树干上,看着太阳越来越远。夜色渐浓,忙于地里庄稼的父母终于带着一身疲惫回到家。一阵风吹来,感觉有丝丝凉意透过花裙子,一直传到心底。

  后来,我再也没有穿过那条花裙子。刚开始母亲还常常提醒我,后来整个夏天突然就过去了,秋风开始刮过树叶,母亲也不再提起了。

  再后来,下了一场雪,爷爷在雪还没有停的时候去世了。我从初中学校赶回家,听见哀切的哭声,看见大人把那棵剥了皮的黄柏树锯成一节一节的柴禾,扔进火星四溅的灶堂……

Tags: 花裙子 

标签云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统计939篇文章
  • 标签管理标签云
  • 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,关注我们